珠的自白:31 托付

在读库今年设计的产品中,有一款与弘一法师的墨宝有关. 如何拿到授权呢?我颇费了些脑筋. 理论上来说,弘一法师的作品已经过了版权保护期,找本印得好一些的书,直接扫描即可,但是,为什么不尝试找到原始出处,找到最相关的人呢?应该努力一番,争取得到授权的.

文章来自: 2014-07-04 读库 · 张立宪

富春江畔的华宝斋曾经出过几本弘一的书,我便去找他们. 回复我说,版权不在他们手上,建议找李叔同纪念馆. 我几年前曾经收藏过一本弘一法师的手迹大册,就是李叔同纪念馆编印的,知道它位于浙江平湖市.

找到李叔同纪念馆并不难,难的是,如何尽量把事情促成.

我马上想到了丰子恺. 丰家后人,应该和李叔同纪念馆有来往,好说话吧?读库出版丰子恺作品,其间我都是与杨子耘老师接触. 他是丰子恺先生的外孙,与我是编辑同行,2013年从上海译文出版社退休. 我便给杨子耘老师写了封邮件,不情之请,问他能否给说合说合.

就是一封简单的邮件. 然后,我便开始领略到丰氏家人的做事风格.

6月18日,接到杨子耘老师的短信,说两天后他会路过平湖,先去帮我了解一下.

6月20日,接到杨子耘老师的电话,说他正在李叔同纪念馆,让我与王维军馆长直接通话. 王馆长说,纪念馆授权没问题,但大师的许多作品都是刘质平先生捐献的,得征求一下他的公子刘雪阳先生的意见.

刘质平是著名音乐教育家,与丰子恺都是李叔同的学生. 他在晚年,把乃师遗墨全部捐献,李叔同纪念馆因此有了镇馆之宝.

次日,杨子耘老师给我来电,先介绍了一下王维军老师,这也是个爱书人,很看重书的品质,每次出书,都要去印厂监印. 他在纪念馆时,向王馆长介绍了读库,还送了我们做的笔记本和画片给馆长和刘雪阳先生. 他又说,丰一吟和刘雪阳比较熟,可以给他发短信打个招呼.

又过了一天,杨子耘老师通知我,给刘雪阳先生的短信已发,刚才问过王维军馆长,说已经与刘雪阳先生沟通过了,没有什么问题. 听说我要去上海,他便提出,我要是想去平湖具体落实,他可以陪同,可以安排车.

6月25日中午,我和同伴朱朝晖在上海与杨子耘老师会合,他的表哥,同为丰子恺外孙的宋雪君老师也一同赶来. 宋老师比杨老师大了几岁,原在大学执教. 位于陕西南路的丰子恺故居,便由丰子恺先生的这些后人维护,免费向公众开放.

江南正是梅雨季节,这天的雨格外大,杨子耘老师驾车,两位已经退休的老人陪同我们,向平湖冒雨进发.

在车里打开手机,有条未看短信,是我们碰头前杨子耘老师发的:不好意思,因为不熟悉路,我们到早了. 我们车停在大门内等你,不急.

宋雪君老师让我们看一张老照片,是丰子恺生前与家人的大合影,他指着说,这个娃娃是杨子耘,这个娃娃是我.

一个多小时后,到达平湖,穿行在叔同路上,进入叔同公园,看到园内雕像,宋雪君老师说,坐着的是李叔同,站的是他的三个学生,丰子恺,刘质平,潘天寿.

见到王维军馆长,不到十分钟,便将事情谈妥,其他细节,就在日后由我和他直接沟通了.

我们在王馆长陪同下参观过纪念馆,然后作别,返回上海,依然是杨子耘老师驾车. 细雨如织.

我说,真是顺利.

宋雪君老师说,是啊.

有你们两位老人家御驾亲征,还先来过一趟预热,能不顺利吗. 说到这里,我不知该怎么说下去.

鞍马劳乏,我和朱朝晖在车内打起瞌睡来,两位老人也压低声音说话. 等我醒时,已进上海市区. 我睁开眼,见坐在前排的宋雪君老师也正扭头,悄悄看我们睡醒没有,不禁有些惭愧.

这就像那些谈判签字仪式,看似简单,其实许多工作都在前面做好了. 我说,还劳动八十多岁的丰一吟老师来当说客.

杨子耘老师边开车边说,丰一吟说,读库的忙,我们一定要帮. 她给刘雪阳写了条短信,但刘先生岁数也很大了,不用手机,不看短信,她就把短信发给我,让我转发给王馆长,还叮嘱王馆长,一定要找到刘雪阳,把短信当面念给他听.

我又不知该怎么说下去.

我和丰氏家人的接触,始自读库再版«护生画集». 我曾写过一篇文章,向大家介绍这套”近代佛教艺术的佳构”(赵朴初语),其成书过程便是

"世寿所许,定当遵嘱"

的一诺千金,参与这套书的人,除丰子恺,弘一法师外,还有为画稿题字的叶恭绰,朱幼兰,虞愚,保存画稿并完璧归赵的广洽法师.

那篇文章的结尾是:”他们都是当得起托付的人”.

这篇小文,我还愿意用这句话来结尾.

是也乎

从米国参加 Google I/O 2014 回来, 一查文章,发现上篇已经是 6/19 号,两周前的了.

而珠海的同学们也都放假回家了…

可是,还是忍不住整理了这篇自白出来.

有关 DUKU 的系列出品,以往推荐过很多,其实,最主要的动力还是认同 老六的态度, 或是时下流行的说法儿:

情怀

当然,人家老六的情怀已经不声不响坚持了8年了…

托付这词儿对应的E文是 entrust ~ 能信任. 这简直是最直白的解释了.

但是,不知道何时起周遭可 托付的人越来越少了, 无论什么事儿,不按时戳,几乎就没有进展, 要不就自个儿作,要不也一样装作没有发生.

近来和台湾的弟兄们有了点儿事儿在折腾,才发现,

言必行,行必果

原来是存在的,而且并不是绝响…

回想以往各种不戳不作,一作就错,错了不认,认了不服,说了不听,听了不懂,不懂不问… 等等常见行径,原来的确是中国大陆唯有的特殊现象.

可是为什么呢? 明明接受了别人的请求,但是,为什么作不到令人可 entrust 呢?

如果不愿意作,当初就不应该答应哪…

再推而想之才明白, 是俺 图样图森破了…

巡阅


以上...


|_|0|_|
|_|_|0|
|0|0|0|

加入 珠海GDG

  1. 注册 G+
  2. 关注 GDG Zhuhai
  3. 成为 GDG Zhuhai开发者

通过 珠海GDG 可以:

    第一时间获知谷歌最新的技术,
    可以学到如何去谷歌平台上赚钱的思路和方法,
    可以认识很多有可能将来一起走上自己创业道路的人,
    可以学会把你的创新带向国际市场,
    参加那里的活动有经常和国际上的开发者们进行交流的机会...

PS:

若无意外,题图都是从原文提取或是通过 Google 图片搜索出来的, 版权属左, 不负责任 ;-)

PPS:

珠海GDG wechat/Blog 都是欢迎投稿的,只要追认内容吻合以下条件:

0. 有趣 ~ 至少是自个儿有兴趣的领域吧...
1. 有料 ~ 至少有点儿原创的东西吧..
2. 有种 ~ 至少不能是成功学吧!

有好物的,及时向大妈们吼: support@zhgdg.org

微信栏目

当前应该是:

    G术图书 (gb:推荐好书,书无中外)
    D码点评 (dd:麻辣评点,善意满盈)
    G说公论 (gt:时评杂文,新旧不拘)
    珠的自白(dm:大妈自述,每周一篇)
    海选文章(hd:得要相信,大妈法眼)

总之! 珠海的组委大妈们,决定开始坚持发文,方方面面细细同大家分享/交流

总之! 请大家告诉大家, 珠海生活中的技术社区 已经认真回归 微信,都来订阅吧!

订阅方法

  • 搜索微信号 GDG-ZhuHai
  • 或查找公众号: GDG珠海
  • 或扫描: qrcode_for_gh_5e32c47b5b23_258.jpg

GDG珠海 社区资源:

  • 邮件列表: gdg-zhuhai@googlegroups.com (可发空邮件到 gdg-zhuhai+subscribe@googlegroups.com 即完成订阅)
  • 微博: @GDG珠海
  • 微信: GDG珠海
  • G+ 主页: GDG ZhuHai
  • G+ 社群: ZhuHai GDG
2014-07-03  

声明: 本文采用 BY-NC-SA 授权。转载请注明转自: #ZHGDG#

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